Home » Archives by category » 新药研发
为何FIC新药发现如此艰难

为何FIC新药发现如此艰难

有关me too、BIC、FIC策略的讨论一直都有,在行业低谷的现在尤其热烈。因为市场对me too和BIC的接受度较低所以人们自然想到更高大上的FIC,但是此前多数人避开FIC是有原因的。今天我们以小分子为例谈一下FIC有哪些难点。我们这里说的是真正的FIC、即你是第一个开发某个全新靶点药物的企业。已经有了先导物和评价体系、只是还没有药物上市的靶点不在讨论之内,这类药物开发也不容易但还是比纯FIC简单。

Codebreak变Heartbreak:Kras抑制剂未能延长OS

刚刚结束的ESMO年会上安进公布了其Kras G12C抑制剂Lumakras在一个叫做Codebreak 200的三期临床结果。这个试验招募345位Kras G12C变异经过化疗或免疫疗法治疗后进展的肺癌患者,比较Lumakras与多西他赛对PFS的影响。虽然Lumakras比多西他赛延长一个月的PFS、达到一级终点,但错过关键的二级终点OS、甚至数字上Lumakras要更差(10.6对11.3个月)。安全性方面虽然Lumakras比多西他赛略好,但也有33%患者发生3级以上毒副反应、8位患者因为肝损伤退组。此前FDA已经根据应答率加速批准了Lumakras,CB200是转成正式批准的验证试验。

Continue reading …
FDA批准首款Tyk2抑制剂

今天FDA批准了施贵宝的Tyk2别构抑制剂Sotyktu用于治疗中重度银屑病,成为10年来首款口服银屑病药物。

Continue reading …
Vicinitas成立:开拓小分子药物新方向

今天Vicinitas Therapeutics宣布获得6500万美元A轮融资,本轮由Deerfield、a16z 领投, Droia Ventures、 GV等参与跟投。

Continue reading …
首款变异P53激活剂显示早期疗效

今天ASCO22公布了大部分会议论文摘要,除了大家已经知道结果的重要进展如Enhertu在HER2阴性乳腺癌和不太意外的优异结果如BCMA-CART在MM,还有一些新技术首次登场。

Continue reading …
Page 1 of 64123Next ›Last »